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再見甄撼天

作者:玉菩提 || 上頁目錄下頁 || 手機閱讀一世符仙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再見甄撼天
熱門小說推薦: 我欲封天 莽荒紀 魔天記 玄界之門 符皇 仙碎虛空 仙路爭鋒 飛天 造化之門 大潑猴 大道獨行 修神外傳 申公豹傳承 新白蛇問仙 少年醫仙
野狗道人為人陰險,表面對季遼恭恭敬敬,暗地里其實一直揣測著季遼的身份。

    這野狗道人雖說幫過季遼,不過修仙界殘酷,一時心軟便是粉身碎骨,季遼早已看穿了這一點,故而季遼留不得野狗道人繼續活在世上,這便是生存之道,是大魚吃小魚,小魚吃蝦米的法則,怪不得任何人。

    季遼撐著遮星傘向著魂風谷的山門凌空而行,剛剛飛遁了沒多久,就見那山脈的盡頭飛出兩道長虹,向著他這里激射了過來。

    季遼腳步一頓,懸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不多時,那兩道遁光到了季遼近前,光芒一斂,現出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這二人年齡相仿,都在二十余歲的模樣,他們穿著統一的褐色道袍,境界均在煉神初期左右。

    那男子長相俊秀,女子則是恬淡秀美,站于一起就好像年畫里的童男童女一般。

    二人方一落下立即散開神識,向著季遼身上掃了過去,當感覺到季遼絲毫沒有氣息波動溢出時,他們二人明顯一愣。

    對視一眼,那男子對著女子使了個眼色。

    女子會意點了點頭,看向季遼一拱手,“魂風谷周曉,見過道友?!?br/>
    季遼輕輕一笑,回了一禮,“甄龍?!?br/>
    那男子見季遼反映眼眸一晃,微一思量,同樣一拱手,簡略的說道,“沈玉簫?!?br/>
    “不知甄道友從何而來,來我魂風谷何事?”沈玉簫話剛說完,周曉便當即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季遼預料到他來這里會被守山之人詢問,便早已想好了說詞。

    “在下不過是下界飛升的散修,來貴宗門為了尋一位先我一步飛升的故人?!?br/>
    “嗯?飛升修士?”沈玉簫聽了季遼是飛升的修士,臉上不禁露出一抹訝異。

    碎片界資源極少,修士想要修至煉神境界飛升塵埃星,無一不是經過了不知多少年的腥風血雨,故而在塵埃星中飛升修士生性兇厲,且心機極深,又極難拉攏,在塵埃星里,同階修士若是一旦招惹了他們這種飛升修士,那便無疑是惹了一個大麻煩上身,這是塵埃星所有修士盡人皆知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一般的塵埃星修士,對季遼這種飛升修士都是敬而遠之,哪怕是對方露出善意,塵埃星修士也大多不會信以為真。

    “嗯!在五百年前剛剛飛升?!奔具|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道友的那位故人如今在我們魂風谷?”沈玉簫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應是在一千五百年前飛升的修士,名為甄撼天?!奔具|回道。

    “甄撼天?”沈玉簫聽了這個名字又是皺了皺眉,顯然對不怎么熟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嘶...甄撼天!”一旁的周曉也是重復了一句,微一思量眼睛一亮,“哦,我想起來了,千年之前老祖曾收了一個飛升修士為坐下弟子,現今應是外門的一個執事,我記得那人好像就姓甄!”

    經周曉一提醒,沈玉簫隨之恍然,也想了起來,“哦對,老祖的那個弟子我也有所耳聞,只不過守山數千年還并沒去過外門?!?br/>
    “外門執事?”季遼心里輕語。

    宗門之中,外門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宗門弟子,充其量就是為宗門累積弟子的一個考核關卡,只有表現突出者才有可能從外門晉升內門,只有進入內門,才算真正意義上的拜入了一個宗門。

    在此期間,外門弟子得到的修煉資源極少,修煉的功法也僅是一些沒人要的低階功法而已,同時地位低下,哪怕是遇到了相比自己境界低的內門弟子也得低聲下氣,忍氣吞聲,故而外門弟子的生活一般都極為凄慘。

    外門弟子的生活如此,那么外門弟子的執事自然也好不到哪去,雖是執事,但與一些內門的執事長老相比,這地位就低了不少。

    這甄撼天到了塵埃星經歷了什么季遼不知道,但甄撼天在凡云大陸可是雪妖七王之一,騰蛇族的王,是個脾氣火爆說一不二的主,這怎么能忍受遭人白眼的這個差事,反差也未免太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令季遼更為詫異的是,甄撼天竟拜了魂風谷老祖為師,有了這個身份還僅是做了一個外門執事,這可就讓季遼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沈玉簫和周曉又是對視了一眼,而后說道,“道友見諒,前些年我們魂風谷已然封山,還請容我回去通知一聲甄撼天,讓他出來見你?!?br/>
    “多謝!”季遼也不多說,一拱手說道。

    沈玉簫微微頷首,而后回身對著周曉說道,“師妹我先去了?!?br/>
    “嗯!去吧?!敝軙詰艘宦?。

    沈玉簫身形一動,化作一道流光向著魂風谷的山門之中飛了過去,眨眼便是沒了蹤影。

    虛空之中僅剩了季遼和周曉二人,周曉一雙眸子在季遼身上來回掃量了一會兒,淡淡一笑,“不知道友是如何得知甄兄在我們魂風谷的?!?br/>
    “呵呵呵,與他一同飛升的還有幾個同道,我是先尋了他們才得知此事,所以便想著來看看故人?!奔具|笑著回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?!敝軙燥@然是只知甄撼天這個人,對其到底有何根由并不清楚,季遼這么一說便蒙混了過去,一雙眸子急溜溜一轉,隨后再問,“方才這里好像有氣息波動,不知道友有沒有察覺到?”

    季遼眼眉一動,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搪塞著回到,“方才好像是兩個等階不低的妖獸斗法,眼下已經走遠了,我并沒敢靠的太近啊?!?br/>
    “哈,那道友可要小心了,塵埃星妖獸遍地,時常有修士被妖獸襲擊的事情發生?!?br/>
    “多謝道友提醒?!奔具|說道。

    二人在虛空中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,其間多是周曉這個女子發問季遼回答,而所問的問題五花八門,就好像是一個不懂事的小丫頭在問大人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這種小心思哪能瞞過季遼,無非是周曉仗著自己是女子之身,故意露出好奇之態在試探季遼罷了。

    “看來這個魂風谷是遇到了什么事了啊,不然一個守山弟子不會這么謹慎的?!奔具|心地嘀咕了一聲。

    小半個時辰之后,在魂風谷的山門之中飛出兩道長虹,向著季遼這里飛射而來,不多時便到了季遼近前,一閃之下落了下來,現出兩個男子的身影,正是此前回去找人的沈玉簫,以及季遼多年不見的老丈人甄撼天。

    此時甄撼天身上穿著一身青灰道袍,臉上的神彩與之以往一般無二,只不過那張揚霸道的氣息內斂了許多,同時季遼還感應到甄撼天此時已然達到煉神后期的境界,隱約間這氣息已經開始波動,顯然是將要突破的征兆。

    見到此幕季遼心里一松。

    在塵埃星飛升之前,甄撼天還是煉神中期的境界,僅是一千五百多年而已,這已經把境界提升至了如今的地步,如此來看,這個魂風谷的祖師對甄撼天還是頗為在意的。

    季遼認得甄撼天,可甄撼天不認的季遼啊。

    卻見他一雙豎瞳在季遼身上來回打量,散開神識在季遼身上一掃而過,臉上更加疑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喂,你...”

    “甄兄好久不見啊?!闭绾程靹傄f話,季遼立即出口打斷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我們...”甄撼天遲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前段時間遇到了彌羅上人,他告訴我你在這里,我便想著來這里看看,想不到千年的時間而已,甄兄的境界已然提升至了如今的地步了啊?!?br/>
    “嗯?彌羅?”甄撼天狐疑了一聲。

    一旁的沈玉簫和周曉看著季遼和甄撼天二人,見甄撼天仍是一副迷惑之色,他們二人臉色也不禁有了幾分變化。

    “甄前輩,莫非這人你不認識?”沈玉簫問道。

    甄撼天聞言一雙眸子晃動了兩下,看著眼前的這個魔族小子,略一猶豫,“認得,此乃我下界好友?!?br/>
    得了這個答復,沈玉簫和周曉明顯的神色一松,笑道,“既然如此,我和周師妹便不在此打擾你們了?!?br/>
    “嗯!”甄撼天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請!”季遼一拱手。

    沈玉簫和周曉回了一禮,身形一動,劃破長空向著來時之地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待他們二人走遠,甄撼天這才回過身來,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季遼,“你特么的是誰???”

    季遼聞言嘴角一翹,心想這甄撼天雖說張揚之色收斂了一些,但這說話的語氣還是一點也沒變啊。

    “附近有座城池,你我到了那里再說吧?!闭f完,季遼也不等甄撼天再說什么,身形一轉,撐著紙傘向著天邊邁步而走。

    “嘖...”甄撼天砸了咂嘴,在季遼的背影停留了片刻,便負手跟了上去。
熱門小說推薦: 紫元天書 大魔王她身嬌體軟 赤行關外 西游之求求圣僧別作死 山海昭華錄 度長生 山靈師 美人月浮云笙 武道名人堂 怯戰者亡 古道征途 仗舞劍天下 中州麒麟志 大宋仙人 仙繁夢
江苏11选5任三玩法推荐